钱镠
钱镠(liú)字具美,小字婆留,杭州临安人。生于唐宣宗大中六年(公元852年),卒于后唐长兴三年(公元932年)。少年时迫于生计曾为私盐贩,后投军,唐乾符年间为石镜将董昌的部校,后渐由偏将而升掌一州之兵。他在翦除刘汉宏、薛朗、董昌等地方叛臣的过程中,占有了两浙之地。唐光启三年(887),董昌为越州观察使(今浙江绍兴),自杭州移镇浙东;唐以钱为杭州刺史,从此独据一方。景福二年(893),钱镠升任镇海军节度使,驻杭州。唐以钱镠为镇海、镇东两军节度使,治杭州。唐昭宗天复二年(902年),封其为越王。公元904年,改封吴王。及朱温建梁,始封钱镠为吴越王。钱镠在位期间,曾征用民工,修建钱塘江海塘,又在太湖流域,普造堰闸,以时蓄洪,不畏旱涝,并建立水网圩区的维修制度,有利于这一地区的农业经济,两浙百姓都称其为海龙王。

人物生平编辑

早期事迹

 

钱镠出生时,红光满室,伴有兵马之声。父亲钱宽这是不详之兆,欲将他弃于井中,被祖母拦阻。因此,钱镠得小名“婆留”(“阿婆留其命”之义),而这口井后来也被称为“婆留井”。

 

钱镠自幼学武,擅长射箭、舞槊,又稍通图谶、纬书。钱镠七岁启蒙,十二岁读《春秋》、《武经》,十九岁因家贫,为生计贩运私盐,铤而走险,肩贩负米以养亲。二十一岁从军枕甲提戈,为将领董昌的偏将。

 

跟随董昌

 

征讨起义军

 

875年(乾符二年),浙西镇遏使王郢拥兵作乱,石鉴镇将董昌招募乡勇平叛。钱镠应募投军,被董昌任命为偏将,随军平定王郢。

 

878年(乾符五年),钱镠平定朱直管、曹师雄、王知新等人的叛乱,因功被授予石镜镇衙内知兵马使、镇海军右职。

 

879年(乾符六年),黄巢起义军进犯临安。钱镠以少敌多,巧妙运用伏击和虚张声势等战术,阻吓了黄巢军的进攻,得到淮南节度使高骈的称赞。

 

880年(广明元年),董昌联合杭州各县,组建八都兵(即临安县石镜都、余杭县清平都、于潜县于潜都、盐官县盐官都、新城县武安都、唐山县唐山都、富阳县富春都、龙泉县龙泉都),钱镠为临安石镜都副将。不久,高骈召董昌、钱镠前往广陵,并对诸将称赞钱镠道:“这个人将来一定能超越我。”后来,董昌见高骈没有平定起义军的想法,便返回杭州。高骈表奏董昌为杭州刺史,钱镠为都知兵马使、太子宾客。

 

屡战刘汉宏

 

882年(中和二年),越州(今浙江绍兴)观察使刘汉宏与董昌矛盾激化,派遣其弟刘汉宥与都虞候辛约,进驻西陵(今萧山西北),欲吞并浙西。钱镠率八都兵渡江,火焚刘汉宥营寨,又攻破诸暨黄珪、萧山何肃的兵马。刘汉宏亲自督战,又被钱镠击溃,何肃、辛约等将战死,刘汉宏扮作屠夫逃走。

 

884年(中和四年),唐僖宗以宦官焦居璠为杭越通和使,命董昌与刘汉宏罢兵和解。二人不肯奉诏,仍继续交战。刘汉宏派朱褒、韩公玫、施坚实等率水军屯驻望海。

 

886年(光启二年),钱镠兵出平水,进屯丰山,攻破越州。刘汉宏败走台州(今临海),被台州刺史生擒献于钱镠。钱镠将刘汉宏斩首。

 

割据两浙

 

占据杭州

 

887年(光启三年),董昌被任命为越州观察使,钱镠为左卫大将军、杭州刺史。不久,毕师铎囚禁高骈,淮南道大乱。六合镇将徐约攻取苏州,润州(今镇江)守将周宝为其部属薛朗等驱逐。钱镠乘机迎回周宝,派兵攻占润州,俘杀薛朗,又派堂弟钱球击败徐约,被唐昭宗任命为杭州防御使。后来,杨行密占据淮南,夺取润州,钱镠也夺下苏州、常州。

 

890年(龙纪二年),朝廷在越州设置威胜军,在杭州设置武胜军,并任命董昌为威胜军节度使、陇西郡王,钱镠为武胜军都团练使。钱镠占据杭州后,任用杜棱、阮结、顾全武、沈崧、皮光业、林鼎、罗隐等人,势力逐渐壮大。

 

893年(景福二年),钱镠升任镇海军节度使、润州刺史。894年(乾宁元年),又加封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讨平董昌

 

895年(乾宁二年),董昌在越州自立为帝,国号大越罗平,改元顺天,并任命钱镠为两浙都指挥使。钱镠写信劝董昌道:“与其关起门来当皇帝,不如当一个节度使,能得终身富贵!”董昌不听。钱镠率三千兵马到越州,亲自面见董昌,再次劝说。董昌执意称帝,同年,唐昭宗削除董昌官爵,并封钱镠为浙江东道招讨使、彭城郡王,令其讨伐董昌。董昌只得向淮南杨行密求救。

 

896年(乾宁三年),杨行密派安仁义救援董昌。钱镠派顾全武进攻越州,斩杀崔温,击败徐珣、汤臼、袁邠等。不久,顾全武攻破越州,生擒董昌。董昌在押赴杭州途中,投江自杀。同年,唐昭宗改威胜军为镇东军,并任命钱镠为镇海、镇东节度使、加检校太尉、中书令,赐铁券。

 

900年(光化三年),钱镠将镇海军移镇杭州。不久,唐昭宗加钱镠为检校太师,将他的画像挂在凌烟阁上,并将他的家乡改为衣锦城。

 

徐许之乱

 

902年(天复二年),钱镠被封为越王。不久,武勇都左右指挥使徐绾、许再思趁钱镠出巡之时,起兵叛乱,攻打杭州内城。钱镠归来后,偷偷潜入城中,派马绰、王荣、杜建徽等人分别防守各城门。顾全武道:“现在我们应该防备淮南,徐绾肯定会向淮南求救。我们若向杨行密求助,他肯定会同意的。”钱镠遂命顾全武前往广陵,又命儿子钱元璙随行。

 

徐绾果然向杨行密部将宣州(今安徽宣城市宣州区)田頵求救。顾全武到广陵后,杨行密将女儿嫁给钱元璙,并命田頵回军。田頵将钱镠的儿子钱元瓘留为质子,返回宣州。

 

建国吴越

 

904年(天祐元年),钱镠请求朝廷册封其为吴越王,朝廷没有同意。后来,在朱温的斡旋下,钱镠被改封为吴王。

 

907年(开平元年),朱温废唐称帝,建立后梁,并封钱镠为吴越王兼淮南节度使。吴越官员都劝钱镠不要接受梁朝册封,罗隐更认为应兴兵讨伐朱温。钱镠却认为再事兵戈,老百姓遭殃,于是接受梁朝册封。

 

908年(开平二年),朱温又加封钱镠为守中书令。909年(开平三年),钱镠又加守太保。

 

911年(乾化元年),钱镠又加守尚书令,兼淮南、宣润等道四面行营都统。912年(乾化二年),郢王朱友珪弑父篡位,尊钱镠为尚父。

 

915年(贞明元年),均王朱友贞发动政变,夺取帝位。916年(贞明二年),钱镠派安抚判官皮光业入贡中原,被加封为诸道兵马元帅。917年(贞明三年),朱友贞又加封钱镠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并准其设立元帅府。918年(贞明四年),淮南杨隆演夺取虔州,吴越入贡之路断绝,钱镠只得改由海路入贡。

 

此时,西川(前蜀)、淮南(南吴)、岭南(南汉)、福建(闽)等地统治者先后称帝,都劝钱镠据吴越称帝。钱镠笑道:“这些人自己坐在炉炭中,还想把我也拉到上面。”钱镠虽然拒绝了他们的劝说,但各国君主仍然都像对父兄一样对待他。

 

923年(龙德三年),钱镠被册封为吴越国王,设立百官,一切礼制皆按照皇帝的规格。不久,晋王李存勖灭亡后梁,建立后唐,改元同光。钱镠又遣使进贡,并求取玉册,李存勖赐予钱镠玉册、金印。

 

晚年生活

 

926年(天成元年),李嗣源即位,中原局势混乱,朝廷诏命难以到达吴越,钱镠改元宝正。

 

929年(天成四年),后唐供奉官乌昭遇、韩玫出使吴越。韩玫回国后诬称道:“乌昭遇见到钱镠后,称其为殿下,并私下向钱镠透露国事。”枢密使安重诲与钱镠有旧怨,于是上奏朝廷,将乌昭遇斩首,并削除钱镠官爵,命其致仕。钱镠命儿子钱元瓘等人上表诉冤。

 

931年(长兴二年),李嗣源斩了安重诲,重新任命钱镠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吴越国王。

 

932年(长兴三年),钱镠病重,召集臣下托付后事并道:“我的儿子们都很愚蠢懦弱,只怕难以担当大任。我死后,请你们从中择贤而立。”臣下都推举钱元瓘,钱镠于是立钱元瓘为继承人。不久,钱镠去世,终年八十一岁。朝廷得知后,废朝七日,赐谥号武肃,并命工部侍郎杨凝式为其作神道碑文。934年(应顺元年),钱镠被葬于安国县衣锦乡茅山之原。

 

为政举措

钱鏐在内政建设上的主要成就体现在修筑海塘和疏浚内湖上。

 

公元910年,钱镠动员大批劳力,修筑钱塘江沿岸捍海石塘。用木桩把装满石块的巨大石笼固定在江边,形成坚固的海堤,保护了江边农田不再受潮水侵蚀。并且由于石塘具有蓄水作用,使得江边农田得获灌溉之利。

 

此外,钱镠设撩湖军,开浚钱塘湖,得其游览、灌溉两利,又引湖水为涌金池,与运河相通。钱镠还在太湖地区设“撩水军”四部、七八千人,专门负责浚湖、筑堤、疏濬河浦,使得苏州、嘉兴、长洲等地得享灌溉之利。

 

个人作品

诗作

 

《巡衣锦军制还乡歌》

 

《没了期歌》

 

《青史楼引宾从同登》

 

《石镜山》

 

《筑塘》

 

《九日同群僚登高》

 

《功臣堂》

 

《西园产芝》

 

《造寺保民》

 

《秋景》

 

《上元夜次序平江南》

 

《罗汉寺偶题》

 

《和高僧惠韵》

 

《百花亭题梅二首》

 

《和太师蕴让韵》

 

《题罗隐壁》

 

《隐岳洞》

 

文章

 

《赐童頵拜西扇都岩将诰》

 

《谢铁券表》

 

《锺廷翰摄安吉主簿牒》

 

《授张蕴江阴令牒》

 

《刘仁规等改补节度散子将牒》

 

《大宗谱序》

 

《钱氏九州庙碑记》

 

《罗城记》

 

《天柱观记》

 

《镇东军墙隍神庙记》

 

《开井得重华石记》

 

《新建风山灵德王庙记》

 

《真圣观碑》

 

《投龙文》《建广润龙王庙碑》

 

书法

 

钱镠晚年习书法,擅长隶书,传世书迹有《题钱明观桥记》、《慈云岭题名》、《墨帖》等。

 

家族成员

父母

 

父亲:钱宽,赠礼部尚书、守太师、中书令,追封英显王。

 

母亲:水丘氏,封秦国太夫人,追封赵国太玄太夫人。

 

兄弟

 

二弟:钱锜

 

三弟:钱镖,曾任湖州刺史,后叛投南吴,官至右龙武军统军。

 

四弟:钱铎,官至睦州刺史、安南军节度使。

 

五弟:钱铧,由钱镠抚养长大,官至顺化军节度使,封楚国公,死后谥号忠简。

 

妻妾

 

吴氏,浙西观察判官吴仲忻之女,与钱镠生有十三个儿子。历封燕国夫人、晋国夫人、吴越国正德夫人,死后谥号庄穆。

 

陈氏,生子钱元瓘,追赠晋国太夫人,谥号昭懿。

 

胡氏,生子钱元玑,封庆安夫人。

 

童氏,生子钱传(王瞿),封济南夫人。

 

李氏,生子钱元懿。

 

郑氏,因父亲犯死罪而被休。

 

子女

 

儿子

 

《十国春秋》记载,钱镠共有三十八子,但见诸史册的只有三十五人。

 

钱元琏

 

钱元玑,官至宁国军节度使、同平章事、检校太傅,封宛陵侯,晋封宁国公。

 

钱传瑛,曾在武勇都之乱中立下战功,封两浙副大使。赠太尉,追封云国公。

 

钱元懿,官至清海、武胜等军节度使,太师、中书令,封金华郡王,谥号宣惠。

 

钱元璲,封永嘉侯。

 

钱元璙,娶杨行密之女,屡立战功,官至中吴、建武等军节度使,检校太师、中书令。追封广陵郡王,谥号宣义。

 

钱元瓘,吴越世宗,谥号文穆。

 

钱传(王瞿),官至金吾卫大将军、检校司空、明州刺史,封余姚侯。

 

钱传球,封大彭县侯。

 

钱传(王季),封金华侯。

 

钱元(王亢)

 

钱元琢

 

钱元璞

 

钱传璛,娶马殷之女,官至湖州刺史、太傅,封新安侯。

 

钱传璟,官至检校尚书右仆射、守司农卿,封霅国公。

 

钱元珰

 

钱元珣

 

钱元玧

 

钱元琛

 

钱元瑾

 

钱元(王术),官至静江军节度使、中书令,封扶南侯,后因罪被钱元瓘处决。

 

钱元珦,官至顺化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封淮阴侯,后因罪被钱元瓘处决。

 

钱元琳,官至右千牛卫大将军。

 

钱元祐,官至静海军节度使。

 

钱元裕

 

钱元弼,官至秀州刺史。

 

钱元璝,官至福州彰武军节度使,追封宁明王。

 

钱元璠

 

钱元勖

 

钱元禧

 

钱传蒨,官至苏州刺史。

 

钱元邧,官至温州刺史。

 

钱元珪

 

钱传珎,后梁驸马都尉。

 

钱传琰,封钱塘侯。

 

女儿

 

钱镠见诸史册的女儿只有一人:

 

钱氏,嫁成及之子成仁琇。

 

轶事典故

相遇贵人

 

钱镠年轻时,常与临安县录事钟起的几个儿子一起喝酒赌博,钟起为此很不高兴。后来豫章有相士发现钱塘地界有王气,于是便到临安暗中查访。钟起与这个相士认识,便宴请县中贤豪之士,请相士观察,可惜都不是。后来相士路过钟起家,恰好钱镠前来,相士看到后道:“此真贵人也!”又对钟起道:“你以后的富贵,就靠此人了。”从此,钟起不但允许儿子与钱镠交往,还时常接济他。

 

屯八百里

 

唐朝末年,黄巢起义,攻掠浙东,打算攻打临安。钱镠分析形势后,率领二十余人伏击起义军的先头部队,然后撤退到八百里(地名)。钱镠告诉路边的老妪:“等会有人来,你就告诉他临安兵屯八百里。”追兵到来后,老妪将钱镠的话告诉他们。黄巢不知道八百里是地名,还以为临安兵马扎下了八百里的营地,说道:“刚才就十几人都打不过,何况现在有八百里的兵马。”于是,退兵而去。

 

衣锦还乡

 

钱镠被封为吴越王后,衣锦还乡,祭扫坟墓,大宴家乡父老。席间,钱镠拿起酒杯,效学刘邦《大风歌》,作《还乡歌》:“三节还乡兮挂锦衣,吴越一王驷马归。临安道上列旌旗,碧天明明兮爱曰辉。父老远近来相随,家人乡眷兮会时稀。斗牛光起兮天无欺!”可惜,乡民却不懂歌中之意。钱镠于是再用土语高唱:“你辈见侬底欢喜?别是一般滋味子。永在我侬心子里!”歌罢,满座叫好。

 

警枕粉盘

 

钱镠长期生活在混乱动荡的环境里,养成了一种保持警惕的习惯。他夜里睡觉,为了不让自己睡得太熟,用一段滚圆的木头做枕头,叫做“警枕”,倦了就斜靠着它休息;如果睡熟了,头从枕上滑下,人也惊醒过来了。为了防范侍卫夜间贪睡失职,钱镠还常向城墙之外发射弹丸,以期他们提高警惕。此外,钱镠还在卧室里放了一个盛着粉的盘子,夜里想起什么事,就立刻起来在粉盘上记下来,免得白天忘记。

 

钱王弭谤

 

钱镠被封为吴越国王后,大兴土木,昼夜不停,士兵都有怨言。有人在晚上在大门上写道:“没了期,侵早起,抵暮归。”钱镠看到后,不怒且喜,命小吏在旁边又加了一句:“没了期,春衣才罢又冬衣。”怨言顿时消失。

 

钱王射潮

 

钱镠治理杭州时,修筑海塘。因为涌潮汹涌,钱塘江海堤修筑不成,部下都认为是潮神作怪。钱镠于是在八月十八在钱塘江前布置一万名弓箭手,并声称“假如潮水再来,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可是潮神并没有

 

知我罪我理睬告诫。一会儿,但见远远一条白线,飞速滚来,钱镠命万箭齐发,直射潮头。那潮头只好弯弯曲曲地逃走,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直到今天,江水还弯弯曲曲地向前流去,象个“之”字,因此人家又叫这个地方为“之江”。

 

钱镠晚年与僚属们谈起杭州城的变化,众人盛赞杭城邑屋繁会,江山雕丽,湖海形胜,为天下稀有,全都是大王数十年精心治理之力也。钱镠却很清醒,他说:“千百年后,知我者以此城,罪我者亦以此城。苟得之于人而损之己者,吾无愧欤!”

 

陌上花开

 

相传钱镠甚爱自己的王妃,王妃每年寒食节必归临安,钱镠甚为想念。一年春天王妃未归,至春色将老,陌上花已发。钱镠写信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意思是田间阡陌上的花开了,你也可以慢慢的赏景归来了。

 

后来苏轼根据这个故事做了三首题为《陌上花》的绝句。

 

游浮石寺

 

同治十一年刊区作霖纂《余干县志》卷十八载,吴越宝大年初(924年),吴越王钱镠从水路来到余干,游浮石寺并留诗。浮石寺,在黄金埠镇,临信江,据载为五代时建,以近浮石嘴得名,今不存。明代著名学者、吉水人罗洪先著有《夏游记》,记与友人王龙溪游历事,其中就提到黄金埠镇浮石寺。

 

“……八月七日午至龙窟(即今龙津),龙溪易舟,泊余干。……十四(日)龙溪酌别,余与三四友人会贵溪士友,夜宿浮石寺。十五(日)暮至瑞虹(即今瑞洪),始附商舟。……”

 

钱镠《浮石寺》诗曰:滟滟霞光映碧流,潭湾深处有龙湫。危楼百尺临江渚,石在波心千古浮。

 

历史评价

《吴越备史》对钱镠评价非常高,称赞道:

 

王少时,侗傥有大度,志气雄杰,机谋沉远,善用长槊大弩,又能书写,甚得体要。有知人之鉴,及通图纬之学,每处众中,而形神有余。纯孝之道禀于天性,每春秋荐享,必呜咽流涕。

 

王挺命世之才,属艰难之运,奋臂起义,所向披靡。以寡敌众,黄巢不犯其封;仗顺伐逆,汉宏至于授首。诛逐帅之薛朗,遂申属郡之礼;平作伪之董昌,不违本朝之命。加以御淮戎以耀威,奉梁室而示略,回江山之深险,致都邑之宏丽,七德克备,五福是臻。故八辅地图,三授天册,总四海之戎柄,为一人之父师,威名赫然,霸业隆矣。然后内敦恭俭,外正刑赏,安民和众,保定功勋。文台崛起于江东,玄德雄据于巴右,比之全德,固不足同年而语哉!

 

《旧五代史》认为钱镠不是节俭之人,但还是承认钱镠的功绩:

 

镠在杭州垂四十年,穷奢极贵。钱塘江旧日海潮逼州城,镠大庀工徒,凿石填江,又平江中罗刹石,悉起台榭,广郡郭周三十里,邑屋之繁会,江山之雕丽,实江南之胜概也,镠学书,好吟咏。……镠虽季年荒恣,然自唐朝,于梁室,庄宗中兴已来,每来扬帆越海,贡奉无阙,故中朝亦以此善之。

 

自唐末乱离,海内分割,荆、湖、江、浙,各据一方,翼子诒孙,多历年所。夫如是者何也?盖值诸夏多艰,王风不竞故也。洎皇宋之抚运也,因朗、陵之肇乱,命王师以遄征,一矢不亡,二方俱服。遂使瑶琨筱□,咸遵作贡之文;江、汉、雎、章,尽鼓朝宗之浪。夫如是者何也?盖属大统有归,人寰允洽故也。惟钱氏之守杭、越,逾八十年,盖事大勤王之节,与荆楚、湖湘不侔矣。

 

《新五代史》认为钱镠严刑酷法,对百姓非常苛刻,对其评价很片面:

 

钱氏兼有两浙几百年,其人比诸国号为怯弱,而俗喜淫侈,偷生工巧,自镠世常重敛其民以事奢僣,下至鸡鱼卵鷇,必家至而日取。每笞一人以责其负,则诸案史各持其簿列于廷;凡一簿所负,唱其多少,量为笞数,以次唱而笞之,少者犹积数十,多者至笞百余,人尤不胜其苦。又多掠得岭海商贾宝货。当五代时,常贡奉中国不绝。

 

盖其兴也,非有功德渐积之勤,而黥髡盗贩,倔起于王侯,而人亦乐为之传欤?考钱氏之始终,非有德泽施其一方,百年之际,虐用其人甚矣,其动于气象者,岂非其孽欤?是时四海分裂,不胜其暴,又岂皆然欤?是皆无所得而推欤?术者之言,不中者多,而中者少,而人特喜道其中者欤?

 

后世一般对钱氏评价较高,认为他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保障了民众安居乐业的局面。

 

〔宋〕赵抃:时维五纪乱何如?史册闲观亦皱眉。是地却逢钱节度,民间无事看花嬉!

 

〔明〕朱国桢:钱立国,置营田数千人于松江,辟土而耕,…民老死无他缠累,且完国归朝,不杀一人,则其功德大矣!

 

〔北宋〕苏轼:评价钱镠“晔如神人”、“与五代相终始,天下大乱,豪杰蜂起。方是时,以数州之地,盗名字者不可胜数。既覆其族,延及于无辜之民,罔有孓遗。而吴越地方千里,带甲百万,铸山煮海,象犀珠玉之富,甲于天下。然终不失臣节,贡献相望于道。是以其民至于老死,不识兵革。四时嬉游,歌鼓之声相闻,至于今不废。其有德于斯民甚厚。”     (苏轼:《表忠观记》)

 

〔南宋〕文天祥:“武足以安民定乱,文足以佐理经邦,实有大臣贤者之风。阅其谢表、八训、遗嘱及致董昌之札,并覆邗江杨氏之信:义正词严,凛不可犯。一片忠君爱民之诚,流露

 

于翰墨间。奄有十三州、一军,可谓兵强国富矣!而犹贡献相望于道,四十余年如一日,克守臣节……洵堪

 

为百世之模范。钱王之功德可为大矣!”  (文天祥:《武肃王传》)

 

〔宋〕米芾:“一方慈父”

 

〔北宋〕岳飞:“圣贤豪杰”

 

〔清〕乾隆:“三世五王爵,同堂秩有伦,对朝旅故里,白水识其人,子孙仪刑永,春秋俎豆新,苏碑余腕力,亦敌弩千钧”、“钱王 有兴王定霸之才,追溯生平,开门节度,独能缮牧圉,修塘场,大利说农桑,综十四州齐萌,至今受赐; 抱保境安民之志,流传佳话,衣锦故乡,允宜崇庙堂,明飨祀,威灵弥海宇,诵千余年往史,私淑在兹。”

 

史籍记载

《旧五代史·卷一百三十三·世袭列传二》

 

《新五代史·卷六十七·吴越世家第七》

 

《十国春秋·卷七十七·吴越一·武肃王世家上》

 

《十国春秋·卷七十八·吴越二·武肃王世家下》

 

《吴越备史·卷一·武肃王上》

 

《吴越备史·卷二·武肃王下》

 

人物墓葬

 

钱王陵是吴越国王钱镠的墓地,位于浙江临安市锦城镇太庙山南麓。

 

钱王陵是浙江省唯一保存完好的帝王陵墓,中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杭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临安市“红色之旅”景点。

 

钱王祠

 

钱王祠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市西湖东岸柳浪闻莺公园内,始建于北宋熙宁十年(1077年),供奉钱氏三世五代国王,原称表忠观,清代以后则通称为钱王祠。1957年被列为杭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文革中被毁。2003年重建,占地11300平方米,建筑面积4600平方米。2003年重新被列为杭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苏东坡撰书《表忠观碑记》,是因为北宋时,杭州知州赵抃有感于吴越王钱镠有功于后世,报请朝廷批准以玉皇山一佛寺废址改建表忠观,供奉钱氏三世五代国王,即武肃王钱镠、文穆王钱元瓘、忠献王钱弘佐,忠逊王钱弘倧、忠懿王钱弘俶。